麻豆传媒女主角是谁

這個說話的瘦高男生穿著一件高檔的阿瑪尼訂制襯衫,一看便知道傢境十分優渥,而他既然會這麼說,顯然也是心儀東方如夢很久瞭。

襯衫男此話一出,場面頓時變得有點尷尬,東方如夢看瞭看他道:“沈玨,你別開玩笑瞭。”

這個叫沈玨的男生卻是絲毫沒有要讓步的意思,仍舊板著臉:“東方,你看我的樣子像是在開玩笑嗎?”

“是啊!沈玨說的沒錯,你東方如夢可不是一般的女孩,你的男人自然也不能是一般男人,要不然我們這些曾經那樣仰慕你的人算什麼!”沈玨說完後,一個黃頭發的男生跟著說道。

“是啊!是啊!那我們算什麼!”

“東方大小姐快解釋解釋啊!”

“沒錯,你不解釋清楚,可是狠狠打瞭我們的臉啊……”

隨著沈玨和黃毛的發難,現場男生立刻炸開瞭鍋,你一言我一語發表自己的不滿,看似針對東方如夢,其實矛頭都是指向瞭李飛洋。

東方如夢看著這些老同學,臉色變得很難看,剛想說什麼,李飛洋突然在這時站起身,伸出雙手向下按瞭按說道:“大傢靜一靜,請聽我說一句公道話。”

吵鬧的現場在李飛洋的話語中安靜下來,包括沈玨、黃毛以及夏露在內,東方如夢的高中同學們都沉默地看著李飛洋,想要看看他究竟能說出什麼話,來讓自己脫離如此尷尬的境地。

然而,李飛洋卻是在此時淡淡一笑道:“你們算什麼?這句話問得好,說句老實話,其實我覺得吧,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李飛洋語出驚人,東方如夢的高中同學們竟是一時都沒反應過來,包廂內一片沉默,就連東方如夢也是愣愣地看著李飛洋,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半響,東方如夢的那些高中男同學們終於反應過來,黃毛第一個站起來沖李飛洋吼道:“你小子說什麼?什麼垃圾!誰是垃圾瞭!”

隨著黃毛站起來,在場的除瞭沈玨之外,其他男生也紛紛站起來指著李飛洋說道:“是啊!你說誰呢!快把話說清楚!誰是垃圾瞭!”

“我話說的很清楚,而且你們也聽清楚瞭,不過既然你們那麼想聽,我就再說一遍,你們都是一群沒用的垃圾。”李飛洋坐在座位上說道,然後又環視一圈:“還有,我討厭被人指著,你們最好快一點把手放下,不然後果自負!”

“我艸!你特麼的算什麼東西!敢在老子面前裝逼!”黃毛被李飛洋的態度激怒,非但沒有收手,反倒離開座位走到李飛洋身旁指著他道:“老子就指你瞭!怎麼樣!就你小子也配做東方如夢的男朋友?簡直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黃毛一邊說著還一邊用手不停指著李飛洋,手指幾乎都要戳到瞭李飛洋的臉上。可就在這時,李飛洋突然一把握住黃毛的手指,然後站瞭起來。

黃毛的手指被李飛洋掰的幾乎要斷掉,一下子就跪瞭下來,疼的哇哇直叫:“哎喲喲喲,放開,放開!你小子快放開!要……要斷瞭!”

李飛洋俯視著黃毛,冷冷道:“斷瞭又怎麼樣,我說過後果自負。”

黃毛已經疼得額頭冒汗,見李飛洋不肯放手,趕緊拼著命叫道:“兄弟們!還愣著幹嘛?都上啊!快來救救我!手指真的要斷瞭!”

啪!

隻是,黃毛剛剛呼救,李飛洋就隨手抄起桌子上的一個盤子,然後在桌角敲碎,手中拿著一塊鋒利的碎盤子道:“我看誰敢上!誰上我就捅瞭誰!”

其實以李飛洋的功夫,根本不需要用碎盤子來威脅這些小毛孩,隻不過李飛洋覺得這樣子做視覺效果更好,所以便這麼做瞭。

東方如夢的高中同學個個都是從小養尊處優,嬌寵慣瞭,脾氣不小,可實際上膽子卻很小,看到李飛洋這麼氣勢洶洶的樣子,竟沒一個敢上前幫忙的。

“一群沒用的東西!”李飛洋看著這些官二代、富二代們,很失望地說道,然後又看瞭看黃毛:“你呢?我來看看有多少骨氣。”

說罷,李飛洋手上再一用力,黃毛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叫,大聲道:“錯瞭!錯瞭!我錯瞭!大哥!你放瞭我吧!求求你瞭!我承認,我就是一垃圾!”

“放瞭你?”李飛洋瞇起眼睛道,“那你現在覺得我和小夢還配不配啊?”

“配!絕配!你們就是王子和公主!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沒人比你們更配瞭!”黃毛連忙道,此時他疼得都要抽筋瞭。

李飛洋見黃毛實在是撐不住瞭,這才放瞭手,可這個時候剛剛一直沒有發聲的沈玨突然對著東方如夢緩緩開口道:“老實說,今天我會來參加這個無聊的什麼鬼同學聚會,就是想看看你東方如夢看中的男人究竟是個什麼樣子!沒想到居然是個隻會使用暴力的小流氓,簡直太讓我失望瞭!”

東方如夢平時也都是一直叫李飛洋小流氓,可是當聽到這三個字從別人口中說出的時候,她頓時不淡定瞭,立刻道:“不是的!李飛洋才不是什麼小流氓!”

“不是流氓是什麼?開口閉口就罵人!甚至還動手!會打架算什麼?現在都什麼時代瞭,還在學古惑仔嗎?”沈玨不屑道。

沈玨這麼一說,東方如夢一時間竟無言以對,而李飛洋則瞥瞭沈玨一眼,不慌不忙道:“這位同學,說話要有根據,我動手是因為這個黃毛先來惹事,如果一個男人在面對騷擾的時候連一點基本的自衛能力都沒有還算什麼男人?至於罵人那就更是無稽之談瞭,我說你們是垃圾難道不是事實?這算什麼罵人。”

“你……”沈玨臉色一僵,“我……我們怎麼是垃圾瞭?你這明明就是罵人!”

“好,既然你誠心誠意的問瞭,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李飛洋不疾不徐道,“首先,你們和小夢這樣的美女同學三年,居然沒一個能追到她,這就夠差勁的瞭,而現在既然我追到瞭小夢,你們就應該誠心祝福。就算不誠心祝福也沒關系,反正你們人品也就這樣,可是你們不該找我麻煩。因為我用不到三天就追到瞭你們三年都追不上的女人,這就足以說明我比你們這群人要優秀的多!而在我這麼優秀的人面前,你們不是垃圾是什麼?”

絕色校花的貼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