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茄子应急app差不多的软件

  

“葬聖之地。”

聽聞武默的話,紫宸一怔,許多人都是一愣,顯然沒有聽過這個地方。

“葬聖之地。”唯有莫老,心神一顫,發出驚呼。

“莫老,你知道那個地方。”紫宸靈念傳音。

“葬聖之地,誰人不知,傳言那是天武大陸,神秘度僅次於雷神殿的地方。”莫老嘆道。

“那裡面有什麼。”

“傳言除瞭成神的傳承,其他東西那裡面都有,甚至於有天下至強至大的功法傳承,與其說那裡是一個葬地,不如說是一片寶地。”

莫老低嘆,道:“不管是葬地,還是寶地,總之是一個險地,無極宗傳承無盡歲月,強者眾多,但在這無盡歲月當中,卻吃過兩次大虧。”

“第一次,就是進入葬聖之地,當時宗中強者死傷眾多,如果不是老主人力挽狂瀾,恐怕早已全軍覆沒,當時無極宗損失慘重,其他勢力虎視眈眈,之後是老主人強勢出手,震懾瞭其他勢力,才保住無極宗。”

第二次吃虧,莫老沒有說,但是紫宸也猜到瞭,那次是舉全宗之力攻打雷神殿,無極宗從此消失,也就是萬年前,那個時候,莫老口中的老主人,早已消失。

“葬聖之地,聽名字就是一個險地。”紫宸開口。

靈念交流,是很快的,他瞬間得知瞭一切。

“自然是危險。”武默笑笑,目光落在瞭紫宸身上。

與此同時,其他一些相熟之人,也是望著紫宸,都是笑瞇瞇的。

“你們看我幹什麼,難道我去就不危險瞭。”

“自然也有危險,但如果你去的話,危險度能降低一些。”這一次是王穹開口。

“什麼意思。”

“還記得當初武宗之人追殺你嗎。”王穹問道。

“這跟那件事有關系。”

“有人說,你有葬聖之地的鑰匙。”王穹臉上,也難得有瞭笑容。

而其他人聽聞,眼中精光閃爍,均是盯著紫宸,就連和尚臉上,也有瞭一抹異色。

“我有鑰匙,你的意思是。”紫宸臉色一變,瞬間想到瞭那個黑甲。

當初的黑甲,很是平常,除瞭救過自己一命,就再無異常,多年過去,紫宸實力增強,修有靈念,但黑甲早已被遺忘在瞭角落,萬萬沒有想到,它竟然是葬聖之地的鑰匙。

一時間,紫宸有些發傻。

葬聖之地,遍地是寶,那意思豈不是說,自己有著一宗寶地的鑰匙,隻要打開,就有無盡重寶。

“葬聖之地,危險重重,十死無生,本就是一個絕地,不可能有鑰匙,如果真有鑰匙,當年老主人豈會察覺不到。”莫老很篤定的開口,非常自信,而紫宸也是詢問對方。

“葬聖之地很神秘,沒有人知道它是如何形成的,但卻是這片地域,乃至於南部地域,甚至於包括整個天武大陸,葬聖之地都是極為神秘的地方。”

“那裡以前是一個死地,絕地,縱然有眾多寶物,也無法得到,十死無生,可就在數千年前,不知為何,葬聖之地發生變故,從中飛出一個個信物,當中有進入葬聖之地的線路圖,也就是那裡的鑰匙,可以降低危險度。”王穹解釋道。

“二十幾年前,靈武宗的太上長老,有幸發現一個信物,但是卻跟武宗之人對上,雙方激戰,最終武宗強者全滅,太上長老歸來,但是兒子跟兒媳,卻是殞命,他本人也是重傷。”

“當時引起很大震動,武宗一直在找兇手,最後懷疑太上長老,卻不敢肯定,終於是在幾年前出手,毀瞭靈武宗,如果消息沒錯,你身上的東西,應該就是葬聖之地的鑰匙。”

這些事情,以前並沒有人關註,但是此次葬聖之地發生異常,使得這些塵封的往事,被眾人再次提起,幾大勢力,顯然通過一些渠道,知曉瞭此事。

紫宸釋然,終於明白瞭一切。

黑甲就是進入葬聖之地的鑰匙,而雷霆指跟雷電九逝,就是太上長老,從葬聖之地帶出來的,而當年一戰,蘇夢瑤的父母雙雙戰死。

給他黑甲時,太上長老顯得很是隨意,仿佛隻是一個單純防禦的東西,之後,他又送走瞭蘇夢瑤跟林雪,又安排紫宸離開靈武宗,顯然是猜到瞭什麼。

本意是給紫宸留下生機,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紫宸會跟著鵬鳥返回去,從而遭到追殺。

四周,圍攏瞭許多禦空,有許多都不知道這個秘辛,此刻聽聞,也是極為震動。

怪不得當年,武宗之人會大費周章,甚至於連臉面都不要瞭,派出禦空,追殺一個真氣境的小傢夥,原來是為瞭進入葬聖之地的信物。

他們看向紫宸的目光,都很是異樣。

而在暗中,更有幾道隱晦殺機出現。

“葬聖之地,就算是有信物,也一定有危險吧。”紫宸問道,此刻他很想拿出黑甲研究一番,但是卻強忍瞭沖動,生怕拿出黑甲,暗中的宗主級會出手。

“自然有危險,但是有正確的道路,危險度會小很多。”王穹道。

紫宸沉吟起來,似乎有些擔憂。

“你放心,此次進入葬聖之地,完全是因為其發生瞭變故,封印有些松動,葬聖之地才顯化,在這期間,不會有人對你不利。”

“這是二十幾年間,葬聖之地首次顯化,我們商議,先去那裡,如果有所收獲,出去之後,生命也能多一分保證。”

“這個,容我好好想想,而且我也不敢斷定,那東西是不是真的地圖,還在空間靈戒的角落裡扔著。”

紫宸的話,讓人無言,如此貴重的東西,竟然一直被遺棄在空間戒指的角落。

“好的,我們等你消息。”

之後,一行人離去。

很快,有關於葬聖之地的事情,便是在這片地域傳開瞭,而且傳言,紫宸得到瞭葬聖之地的信物。

“數年前,武宗派出禦空追殺紫宸,原來是因為葬聖之地的信物,持有信物,就能進入葬聖之地,找尋重寶,想不到紫宸如此走運,連這種東西都有。”

“可不是嗎,紫宸身上的重寶,實在是太多瞭。”

“他是天之驕子嗎,為何總能得到上天的眷顧,連葬聖之地的信物都有。”

消息在當日,就傳瞭出去,鬧得沸沸揚揚。

“紫宸,拿出葬聖之地的信物,與我們共享。”

“不錯,這種東西,不是你一個人可以獨有的。”

紫宸身在永器城,更多的修士聽聞消息,向著這裡趕來,而且一道道不滿的聲音響起。

紫宸聽聞消息,臉色變瞭數變。

怪不得武宗之人,不對自己出手,搶走黑甲,原來是要讓天下人知道,讓自己共享黑甲。

如果黑甲,真的是信物,那也就罷瞭,如果不是,紫宸拿不出真正的信物,將會得罪所有人。

大多數人都是自私貪婪的,紫宸可以想象的出,如果拿不出真正的信物,將會有什麼後果。

永器城,匯聚的修士越來越多,當中不乏靈元境的禦空,所有人都在談論有關於紫宸以及鑰匙的事情。

如果說,之前,很多散修都是維護紫宸的,那麼此次事件一出,所有人都保持中立,紫宸如果不共享黑甲,將會得罪天下人。

“這些大勢力,果然好算計。”房間裡,紫宸聲音冰冷。

顯然這是那幾個跟其敵對勢力的人所為。

“那趕緊看看,黑甲是不是進入葬聖之地的信物。”莫老道。

光華閃動,黑甲出現,像是一個鱗甲,四周打磨的很是光華,周身擁有一條條紋路,像是一條條符文在閃爍。

黑甲漆黑如墨,材質不詳,卻很堅硬,遠超靈兵,紫宸大力竟然無法捏碎,而且體內能量催動,也是沒有絲毫反應。

“嗡。”

金色的靈念,透體而出,像是火焰一般,熊熊燃燒,在煅燒黑甲,下一刻,紫宸便是感覺到黑甲當中,出現異常。

那是一個復雜的圖案,像是一條條路線圖,縱橫交錯,玄奧無比。

“果然是路線圖,看來是真的。”紫宸把線路圖共享給莫老,後者驚嘆。

靈念化為的火焰,在不斷燃燒,那些線路圖,也是越來越清晰。

線路圖很復雜,設計很廣,像是有一個無邊空間一般,但卻是殘缺的,很多在半路,就已經被斬斷。

“這樣的黑甲,應該不止一塊,一旦全部湊齊,將會組成無缺的圖案,進入葬聖之地的深處。”莫老開口,很是震撼。

熊熊靈念之火燃燒,最終完全煉化瞭黑甲。

“哧。”

一道璀璨的火光激射而出,黑甲變得晶瑩璀璨,燃燒熊熊火光,由黑色完全變成瞭赤紅色,而在體表,光華流轉,符文成片,內蘊一條完整的路線圖,直入深處。

“這是。”

黑甲完全大變樣,變得赤紅無比,而且蘊含恐怖高溫,如果不是紫宸已經煉化,他的完美體,都無法抵擋。

這甲片也是一宗不可多得的重寶。

眾多紋路當中,有一條最為明顯,是通往深處的道路。

光華一閃,紫宸收起瞭甲片,陷入瞭沉思當中,這甲片是一宗重寶,萬萬不能拿出共享,要不然必然會引來大禍。

但是等紫宸走出房間後,來到大街上時,徹底傻眼。

這裡幾乎匯聚瞭幾大城當中,所有的修士,而且一聲聲共享的聲音響起,猶如滔天大浪。

散修的數量很多,超過數萬,紛紛開口,聲勢浩大。

紫宸無奈,最終發言,共享葬聖之地的信物。

雷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