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app直播下载免费视频大全

  

蕭宏父子在看到李霈之後皆不約而同地表現出瞭驚慌,他們的這些微妙表現都被李霈和昭國的大臣們看在瞭眼裡。

早在八九年前,蕭宏曾因事來過昭國一次,那時曾見過李霈一面,不過由於李霈當時年紀尚小,模樣尚未長開,所以他當時見瞭之後觸動不大。

可這次見面,蕭宏覺得他跟蕭棣元長得實在太像,因此心裡難免驚慌。

蕭宏一邊掩飾不住地驚慌一邊在心裡慶幸——好在沒有讓蕭棣元跟著來,若是他跟著來瞭,即便彼此什麼也不說,明眼人都能看出其中的端倪來。

李霈落落大方地上前來表示歡迎,蕭宏這才趕忙從失神中回過身來,笑著對李霈等人的出迎表示感謝。

於是,兩隊人便變成瞭一隊,浩浩蕩蕩地往天元殿走去。

進得天元殿,蕭宏又拜見瞭昭國的皇太後,然後才在李霈和皇太後的帶領下往會客廳走去。

席間,李霈親自給蕭宏父子敬酒,感謝他們父子不遠千裡而來,並表示希望他們此次能在昭國多逗留幾天。

蕭宏笑著點頭。

於是,兩位國君開始親切地交談起來。

國與國之間談的自然也都是跟兩國之間的友好往來與發展之類的話題,由於大傢的態度都極好,因此談得倒也投機。

一直交談瞭一個多時辰,會議總算結束瞭。

蕭宏父子便回房歇息去瞭。

李霈則和劉遙映直接回坤儀宮。

“曙國太子長得倒與曙國國君有幾分相像。”劉遙映邊走邊小聲地跟李霈說。

李霈點頭。

劉遙映知道他和皇太後最想見的是曙國二皇子蕭棣元,於是溫聲提議道:“明年陛下可以親自到曙國去做友好訪問的,這樣一來不就可以見到曙國二皇子瞭嗎?”

如此,就算蕭宏明年依舊不肯讓蕭棣元來訪昭國但也不妨礙李霈見蕭棣元。

李霈聽瞭便微笑著摸瞭摸她的頭,說:“知朕者,皇後也!”

兩人還沒到達坤儀宮已經聽到瞭小太子的哭聲,忙加快瞭腳步。

才滿月沒多久的小太子由於每日都能喝到充足的人奶的緣故,個子比出生時大瞭許多,骨頭也結實瞭許多。

最近,他隻要一醒來就會找劉遙映,這時若是沒找到就會猛哭,誰來哄也沒用。

眼下,睡醒瞭一小會的他由於久久等不到劉遙映的奶,頓時就燥瞭,扯著嗓子哭,直哭得宮女們六神無主,隻好抱著小太子匆匆地往天和殿趕。

沒想到抱他的宮女才剛跑到一半路便遇上瞭往這邊回的李霈和劉遙映,忙將小太子給劉遙映遞瞭過去,氣喘籲籲地道:“皇後娘娘,他醒來後就一直在找您。”

劉遙映一見瞭兒子便忍不住面帶幸福的笑容,笑著將他從宮女的手中接過,快步地往屋裡去給他喂奶。

小傢夥一有奶喝立即便停止瞭哭泣,津津有味地吸吮起奶來。

李霈則在她的旁邊坐下,緊挨著她看她懷中的小娃。

“或許是當瞭母親的緣故,妾現在特別能理解太後娘娘當年沒瞭三皇子時的心情。”劉遙映說,目光癡癡地看著李霈。

李霈便趁勢親瞭她的櫻唇一口,道:“嗯嗯。”又說:“放心吧,此事一日沒有水落石出朕就一日不會放松調查。”

劉遙映點頭,想到皇太後因此而受的苦,又不禁暗暗地嘆瞭一口氣。

這天夜裡,劉遙映終於鼓起勇氣問李霈:“陛下,如果三皇子就是曙國的二皇子,他又如何會到瞭曙國?”

當年,三皇子才八個月,根本連走路都困難,如果真的被帶到瞭曙國,又究竟是什麼人帶走的?以什麼方式帶走的?三皇子真的還活在世上嗎?如果最後這一推斷成立,那麼,當年‘被野狼吃掉’的現象就不過是一種假象。

可是,蕭宏為何要這麼做呢?他也是個極聰明之人,他不會沒想過萬一此事敗露會帶來什麼嚴重的後果。

現在,劉遙映決定向李霈好好地瞭解一番。

李霈便將他們目前所知的情況給她說瞭一遍。

雖然二皇子蕭棣元的身世依然成謎,但至少多瞭一種可能。

劉遙映摟著他的腰說:“陛下,有沒有想過趁著他們此次來訪的機會把他們軟禁起來,這樣,說不定沒幾天他們就全都招供瞭。”

李霈刮瞭刮她的鼻子,柔聲說:“朕當然也有想過。但這樣一來兩國的關系就會馬上惡化,屆時就不僅僅是一個人的事瞭。”

劉遙映便將頭枕在他的臂彎,道:“所以您覺得這辦法暫時不妥?”

李霈點頭道:“嗯嗯,打草驚蛇,並非明智之舉。”

這天夜裡,被安排在貴賓房住下的蕭宏和蕭棣開很晚瞭還沒有睡著,兩人遂用輕得不能再輕的聲音小聲地聊著天。

............................

當年,三皇子才八個月,根本連走路都困難,如果真的被帶到瞭曙國,又究竟是什麼人帶走的?以什麼方式帶走的?三皇子真的還活在世上嗎?如果最後這一推斷成立,那麼,當年‘被野狼吃掉’的現象就不過是一種假象。

可是,蕭宏為何要這麼做呢?他也是個極聰明之人,他不會沒想過萬一此事敗露會帶來什麼嚴重的後果。

現在,劉遙映決定向李霈好好地瞭解一番。

李霈便將他們目前所知的情況給她說瞭一遍。

雖然二皇子蕭棣元的身世依然成謎,但至少多瞭一種可能。

劉遙映摟著他的腰說:“陛下,有沒有想過趁著他們此次來訪的機會把他們軟禁起來,這樣,說不定沒幾天他們就全都招供瞭。”

李霈刮瞭刮她的鼻子,柔聲說:“朕當然也有想過。但這樣一來兩國的關系就會馬上惡化,屆時就不僅僅是一個人的事瞭。”

劉遙映便將頭枕在他的臂彎,道:“所以您覺得這辦法暫時不妥?”

李霈點頭道:“嗯嗯,打草驚蛇,並非明智之舉。”

這天夜裡,被安排在貴賓房住下的蕭宏和蕭棣開很晚瞭還沒有睡著,兩人遂用輕得不能再輕的聲音小聲地聊著天。

...............

親們,二更來瞭,先上草稿,二十多分鐘後上修改好的。

大昭女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