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app叫做蘑菇丁

  

第311章 帶點特產吶

放任受傷的滄瀾夜一人、獨自前去邊疆,葉洛是不放心的。

然、滄瀾夜拒絕:

“邊疆條件苛刻、此去路途漫漫,你待在帝都便好。”

“我意已決!”

葉洛一臉認真:

“什麼時候出發?”

滄瀾夜凝眸,俯在她的耳側,飛快的耳語幾句。

葉洛神色微喜……

須臾,撤開身子,他沉聲:

“派人知會蕭王,本王帶上他,你總該放心瞭。”

葉洛咬唇、猶疑半秒。

她望著他,還是有些不放心:

“皇叔,你素來是沉穩之人,望你切勿意氣用事、平安凱旋,我……等你回來。”

等你回來……

最簡單的話語、表達著最無聲的情感。

有些話、無需多說,兩人之間、各自心知。

滄瀾夜揚手、覆上她柔軟的發絲,輕揉。

薄唇輕扯、吐出低柔一字:

“好。”

葉洛點頭、走開。

她派人前去蕭王府、知會蕭王殿下。

又命人備好馬車、停於府外。

臨走時,桑瑞拉塞給她一張紙條。

葉洛還來不及多看,便扶著皇叔、上瞭馬車。

兩人上瞭馬車,馬車頓時朝著城門的方向駛去。

此時,夜色正濃。

鋪著青石板路的街道上,燭光照射、倒映著薄涼的光輝。

一陣夜風拂來、微涼。

馬車內。

葉洛揚手、將滄瀾夜的衣襟攏緊幾分。

“皇叔……”

她還是心有擔憂:

“真的……沒事嗎?”

滄瀾夜唇角輕揚,長臂一勾,便將其帶入懷中。

“不如,你我之間,做個賭。”

“嗯?”

葉洛揚眸望著他、滿目不解:

“什麼賭?”

滄瀾夜沉吟半秒、方道:

“本王於半月內、必定歸來,逾期一日,便……”

“我並不是想要你多快回來……”

而是要你平平安安。

有些話、盡在不言之中……

咕嚕咕嚕……

車輪碾壓著地面,發出的聲音重復、機械、乏味……

馬車飛快的駛向城門處。

出瞭城,城外,一片漆黑。

月光灑下、朦朧至極,萬物的影子晃動,一切皆隱約不清。

遠處,有著黑壓壓的一片。

借著月光望去,隱約之中,可見、那黑沉一片,乃是數人挺直而站!

那些人身著黑衣、腰環佩劍,鷹眸直視前方,周身的氣息沉穩、強大,猶如泰山般沉重不拔、又如冰山般冷冽不凡。

氣息極強、不容忽視,不容小覷。

隊伍之中,幾匹汗血寶馬昂首挺胸、揚著蹄子、吐著軒昂的氣息,威風凜凜。

“籲!”

車夫拉動瞭韁繩、停瞭車。

他飛快下車、搬瞭個三層臺階放在地上、又連忙掀開轎簾。

葉洛扶著滄瀾夜、小心的下瞭馬車。

抬眸間,便被這迫人的氣息所震懾。

揚眸望去,不過寥寥數百人。

可他們那剛毅之氣、強大之氣,聊勝於上萬人的軍隊一般!

隻是一眼,便不容忽視。

這就是……影衛!

滄瀾夜折身、落地。

穩穩站立的那一瞬,影衛盡數單膝跪下:

“見過主子!”

高呼聲冷冽、齊整,威氣逼人。

那一張張肅冷的面容、挺直的身姿、震人的強大氣息……

這一刻、葉洛終於知曉,為何皇叔的地位無法撼動瞭。

試問、能夠培養出這般影衛之人,誰敢得罪?

手握這方勢力,誰又敢冒犯?

這就是強大!

滄瀾夜掃視而去、語氣寡淡:

“起來。”

眾人應聲、整齊起身,站立在各自的位置,一動不動、堅毅如松。

為首、馬背上。

端坐著一抹藍色人影。

是……滄瀾蕭。

他正……打著呵欠。

“哈……唔!”

張大嘴巴、又是一個呵欠。

滄瀾蕭抹著眼角的淚花,抱怨道:

“九弟,你有時間擺這架子、還不如讓我多睡片刻。”

他正將被窩焐熱,便被叫瞭過來。

真是……活受罪!

葉洛扶著他、走瞭過去。

“葉洛,你也要去?”

葉洛搖頭:

“皇叔身子有傷,你好生顧著些。”

“呀!嘖嘖嘖!”

滄瀾蕭搖頭、嘆息:

“這還要你警醒我?唉,九弟,你是不是沒告訴她……”

擠眉弄眼:

“咱倆啥關系?”

語出、很是曖昧。

很容易讓人誤會、兩人之間……有貓膩!

葉洛神色如常、意味深長:

“蕭王殿下放心,我閑來無事、會常去尋郡主玩兒。”

“你!”

滄瀾蕭瞪眼:

“你敢!”

氣憤、甩袖:

“你敢折騰我,休怪我不管你傢皇叔!”

滄瀾蕭傲嬌的冷哼、扭頭。

葉洛嘴角染笑。

讓蕭王與皇叔一同前去,她自是再放心不過。

隻不過、按照蕭王的性子,這番‘拌嘴’,已是常態。

滄瀾夜翻身、上馬。

他握著韁繩,望著她:

“回去。”

葉洛點點頭。

忽然,她想起一事。

從袖中摸出桑瑞拉給她的偏方。

她打開、看瞭一眼,方才塞入滄瀾夜手中。

“給我帶些東西回來。”

“哎?是什麼?”

滄瀾蕭好奇、伸瞭個脖子過來,左右張望:

“帶什麼東西?讓我也瞧瞧!”

然,滄瀾夜五指一合、紙條便鬼魅般的消失。

滄瀾蕭擰眉、撇嘴:

“小氣鬼!”

復而望向葉洛:

“你讓九弟帶什麼東西?我倒是好奇,邊疆有什麼東西、讓你這般稀奇?”

葉洛揚唇。

“想知道嗎?”

她笑眼瞇瞇、嘴角彎彎:

“帶點特產吶!”

“……”

不再多言,一行人正式出發。

邊疆之亂,早解決、早作罷。

葉洛目送眾人離去,這才上瞭馬車、回到葉府。

此時,已然不早。

府中的下人們望見葉洛,皆是畢恭畢敬的喚上一句‘四小姐’。

無人對葉洛不敬!

一改常態!

葉洛回到安寧院,喚來下人。

下人恭敬極瞭:

“四小姐、有何吩咐?”

葉洛揚手一指。

正指著角落處、靜放著的那兩隻精致的大箱子。

道:

“將那些盡數變賣、折換成銀票。”

“啊……”

四名下人臉色皆變:

“四小姐,變賣皇上賞賜之物、乃是……大逆不道……”

葉洛瞇眼。

大逆不道?

那又如何?

既然皇上針對皇叔,那她怎能坐以待斃?

“辦事得當,本小姐重重獎賞。”

幾人大喜:

“奴才們這就去!”

皇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