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丁app官网在线观看

  

包廂的佈置很簡單,除瞭大屏幕之外,就是寬大的雙人沙發瞭。

蘇銳攬著林傲雪的纖腰坐下來,然後仔細的看瞭一圈,不禁說道:“好像還真的沒有攝像頭呢。”

林傲雪不禁臉紅瞭,說瞭一句:“你在想什麼呢?”

在包廂裡面,自然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瞭。

蘇銳並沒有接話,而是用肢體語言回答瞭她。

林傲雪感覺到自己牛仔褲的扣子似乎都被要被某人解開瞭。

電影都還沒開始放映呢,就這麼動手動腳的瞭,那還得瞭?電影還看不看瞭?

果不其然,接下來這電影講的什麼內容他們完完全全的不知道,這寬大的二人沙發變成瞭另外一片戰場。

又是一種非同一般的刺激,這種刺激感覺不同於在辦公室的落地玻璃前,而是有著另外一種感覺。

就像是在別人的眼皮子地下偷偷的做壞事一樣。

不得不說,林傲雪真的已經迷戀上瞭這種感覺。

甚至,她對此已經有瞭一種期待。

至此,一個從小到大的超級學霸乖乖女,已經被蘇銳徹徹底底的“帶壞”瞭。

“是不是很舒服?”蘇銳笑瞇瞇的問道。

林傲雪沒有回答,她窩在蘇銳的懷裡面,滿臉紅暈,就連肌膚之上都泛著淡淡的紅色,看起來十分誘人。

“送我回傢,然後你去找谷若柳好好的談一談吧。”林傲雪說道。

這一場電影算是白看瞭,連男女主角是誰都沒記住。

“這大晚上的,你讓我去找你的女下屬聊天,會不會不太方便?”蘇銳輕輕的掐瞭林傲雪的纖腰一下:“你這是在把你的男人往外面推啊。”

林傲雪當然想要讓蘇銳摟著自己睡個覺,但是她也覺得谷若柳似乎有點不太正常,這個女下屬畢竟一直都十分得力,從康城投資到必康市場部,各項業績都堪稱彪炳,林傲雪並不想看到這樣的得力幹將出狀況,於是說道:“辛苦你瞭,去一趟看看吧。”

蘇銳想瞭一下,說道:“她萬一給我下藥怎麼辦?”

“我看你就在期待這種事情吧?”林傲雪掐瞭蘇銳一下,然後翻身上來:“為瞭防止你發生這種事情,那就再來一次。”

這明顯是要在蘇銳走之前把他給榨幹的節奏瞭。

蘇銳驚奇的問道:“你還行嗎?”

林傲雪的語調挑高:“你還行嗎?”

雖然語言內容一樣,但是林傲雪的語氣之中卻充滿瞭“挑釁”。

蘇銳樂瞭,他還真就吃林傲雪這一套,你不是激將我麼?那麼好,看看誰會先受不瞭來求饒!

一個半小時之後,蘇銳和林傲雪才走出瞭觀影包廂。

所有的影院工作人員都用一種非常異樣的眼神看著他們。

之前蘇銳所詢問的那個服務生也是如此,一臉的意味深長。

林傲雪俏臉通紅:“他們為什麼這樣看著我們?”

她還有點納悶,不是說沒有攝像頭的嗎?這些人難道看到瞭他們兩人在裡面做瞭些什麼?那還得瞭啊?

蘇銳的臉皮比較厚,倒是對別人的異樣註視完全的不以為意,而是笑呵呵的說道:“本來兩個小時的電影,我們愣是在裡面呆瞭四個小時才出來,傻子也能猜出來我們究竟在裡面做些什麼瞭。”

林傲雪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

一路上,林傲雪都紅著臉不說話,蘇銳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但是唯一能夠確定的是,林傲雪從此以後是絕對不會再到這間電影院來瞭。

把林傲雪送回瞭傢,蘇銳便給谷若柳打瞭個電話。

“谷大總監,睡瞭嗎?”蘇銳說道,看瞭看表,此時已經是十二點鐘瞭。

“我在傢,還沒睡。”谷若柳說道。

“找個地方見個面吧。”蘇銳微微的瞇瞭瞇眼睛,他能夠聽得出來,谷若柳的聲音並不是很有力氣。

“你來我傢吧,我把地址給你。”谷若柳說道。

“大晚上的,去你傢?”蘇銳瞇著眼睛笑起來:“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啊?”

“你過來吧,沒問題的。”谷若柳說道:“我一個女人都不怕,你怕什麼?”

蘇銳想想也是,對方反正不能像秦悅然那樣給自己下藥吧?反正到她傢之後不吃東西不喝水不就行瞭?

不得不說,蘇銳真的是被迫害的有陰影瞭,這都得瞭受迫害妄想癥瞭。

依著谷若柳給出的地址,蘇銳一路來到瞭她的傢。

這是寧海的高檔小區,以視野好而出名,從這裡透過客廳的落地玻璃,可以看見市中心的所有繁華。

那麼大的房子,要是一傢人其樂融融的住在一起,倒很是溫馨而舒適,可如果這裡隻有一個單身女人住著,似乎孤獨的意味就更強烈瞭一些。在這秋天時節,那所謂的美麗夜景帶來的也都是蕭索之感。

谷若柳的房子在頂樓,這裡也隻有頂樓是“二加一”式的別墅,兩層別墅配合著一層閣樓,頗有一種高處不勝寒的感覺。

由此可見,谷若柳真的不缺錢,這一套房子可以說是整個小區裡面最貴的之一,甩出去就是天價。

蘇銳敲瞭敲門,而後谷若柳便穿著一身睡衣打開瞭門。

白色的長袖睡裙,把她的身材曲線極為貼切的表現瞭出來。

她的頭發還是微微潮濕著,顯然剛洗過澡沒多久。

“睡這麼晚對皮膚可不好。”蘇銳笑著走進來。

谷若柳彎腰給蘇銳找瞭一雙客用拖鞋,隻是在她彎下腰的一瞬間,蘇銳不小心透過瞭她的領口看到瞭不該看到的風景。

他輕輕的吸瞭一口氣,比自己想象之中的還要壯觀許多。

“喝點什麼?”谷若柳走到瞭酒櫃前邊:“我這裡什麼酒都有。”

一聽到要喝什麼,蘇銳便拒絕瞭:“我什麼也不喝,咱們有話直說吧。”

這個時候的蘇銳真的還在提防著,生怕谷若柳給他下藥呢。

“隨便喝點吧。”谷若柳拆瞭一瓶紅酒,倒瞭兩杯,端到瞭蘇銳的跟前。

然後她也在蘇銳的身邊坐瞭下來,洗發水殘留的香氣傳進瞭蘇銳的鼻子裡面,弄的他的心有些不太平靜。

蘇銳並沒有去動桌子上面的紅酒,而是說道:“咱們有話不妨直說,谷總監,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

谷若柳並沒有立刻答話,而是話鋒一轉:“這裡不是公司,你叫我若柳好瞭,實在不行,叫我若柳姐也沒問題。”

“行,若柳姐。”

蘇銳這麼喊瞭一聲,都覺得自己有點牙酸。

“我想讓你去東洋幫我,是因為我實在找不到靠譜的男人。”谷若柳的眸光低垂,抿瞭一口紅酒,說道。

“天底下靠譜的男人可多瞭去瞭,我還真的屬於那種挺不靠譜的。”蘇銳這句話表明他還是能夠清楚的認識到自己的,難能可貴呀。

“這一點我知道,但是在我看來,真的沒有人比你更適合陪我一起去。”谷若柳端起酒杯,想要和蘇銳碰一碰杯,然而後者卻完全沒有端起酒杯的意思,弄的谷若柳的手懸停在半空之中,好不尷尬。

她笑瞭笑,然後把酒杯重新的放瞭回去。

“我們有話可以直說,不必彎彎繞繞。”蘇銳說道。

“我母親是東洋人。”谷若柳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

蘇銳聽瞭,大感意外:“你母親是東洋人?”

不得不說,這個消息真的震撼到瞭蘇銳。

畢竟谷傢還算是比較有名的,尤其是在古玩界和收藏界,谷傢的名氣可一直都挺大的,光是旗下的那幾傢拍賣行,所能夠換算的價值就已經不可估量瞭,而此時谷若柳居然說她的母親是東洋人?

蘇銳真的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方面的消息。

“我說的是真的,我這次去東洋談業務,就是想要順便見一見我的母親。”谷若柳說道:“我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見到她瞭。”

“什麼意思?二十多年沒有見到你母親瞭?”蘇銳算瞭一下谷若柳的年齡:“那豈不是在你還隻有幾歲的時候,她就已經離開瞭?”

“是的,就是這樣。”谷若柳說道:“婉兒雖然是我的妹妹,但卻是同父異母。”

“可是你之前說……”

“對外人當然這麼說,我母親的存在是讓谷傢非常難堪的一件事情,因此對外必須要統一口徑的。可具體是什麼事情,也隻有我們自己人才知道的。”

“你詳細和我說說吧。”蘇銳瞇瞭瞇眼睛。

他完全沒想到,在谷若柳的身上,居然會有這麼一重秘密。

怪不得之前宇都巾夜說谷若柳可能在東洋呆過,原來她有個身在東洋的母親。

而蘇銳之前還認為對方有可能是山本組的間諜,這一下可是想的有點太多瞭。

“我父親年輕的時候在東洋留學,也就是那個時候認識瞭我的母親,然而我母親的傢族在東洋非常顯赫,勢力極大,他們自然不可能同意母親和一個華夏的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在一起,各種百般阻撓,甚至還要對我父親展開追殺。”

蘇銳聽瞭之後,嘲諷的一笑:“追殺?難不成你外公傢裡是黑社會啊?”

“就是黑社會。”谷若柳非常肯定的說道。

“什麼意思?說詳細一點。”蘇銳瞇瞭瞇眼睛。

“我母親的名字叫做宇都洋美。”

“宇都?”

聽到這兩個字,蘇銳的眼睛驟然就瞇瞭起來!

宇都流的人嗎?

——————

PS:第一更送上!大傢看看手裡還有沒有保底月票,有就別浪費瞭呀,快投,明天過期啦。

超級護花天王